苗阜王声精品相声 在线影视
苗阜王声精品相声 在线影视
又名:
苗阜王声精品相声 在线影视/苗阜王声精品相声
主演:
王声 
导演:
未知
状态:
更新至20200501期
语言:
普通话
地区:
大陆
上映:
更新:
22-10-05
苗阜王声精品相声 在线影视剧情
苗阜王声精品相声 在线影视相关视频
苗阜王声精品相声 在线影视相关问答

苗阜王声经典相声作品是什么?

相声《满腹经纶》,苗阜王声经典之作,两人成名前的作品



苗阜王声同学会相声台词

苗阜 王声:亲爱的观众朋友们,大家过年好。(观众喊好)苗阜:站在这个舞台上,倍感亲切。王声:是吗。苗阜:也有些激动,各位可能对我有些不太了解。王声:还不熟悉您呢。苗阜:我身边这位大家都了解。王声:都认识我。苗阜:王声、王老师。王声:不敢当。苗阜:陕西师范大学的高中生。王声:对了。(观众哄堂大笑)苗阜:很多人都认识 他打。王声:我是个什么学历呀我是个。苗阜:大学生啊。王声:怎么还高中生呢。苗阜:高材生里边的中等生,高中生。王声:您这种捧人的话我都听不明白。苗阜:了不起,我去年就介绍过,王声老师学得是中文历史专业。王声:对对。苗阜:了不得,这肚子里没别的东西,全是史。(观众鼓掌喊好)从这个清,历史,全是历史。清史、明史、元史、南北朝史都不敢动,一动就yue出来了,特别了不得呀。(观众鼓掌喊好)王声:您说话怎么这么恶心呢。苗阜:什么叫恶心呢,现在可以称得起是妇女皆知啊。王声:男的都不认识我。苗阜:什么叫男的都不认识。王声:妇女皆知啊。苗阜:有没有那么一个词,妇孺皆知。王声:妇孺皆知。苗阜:对,腐乳皆知啊。王声:我是芝麻酱的好朋友我是。苗阜:怎么又芝麻酱了。王声:什么叫腐乳啊。苗阜:你刚才不是说腐乳吗?王声:妇孺。苗阜:妇孺皆知,去年王老师表演那段相声。王声:不是,那是您的作品。苗阜:会治人口,(观众哄堂大笑)很多人给我。王声:我没学过看牙。苗阜:看什么牙呀。王声:什么叫会治人口啊。苗阜:词吗。王声:脍炙人口。苗阜:脍炙人口,好多同学呀,都找他要签名去。王声:对对对,好些多年不联系的同学,都联系上了。苗阜:您大学毕业多少年了。王声:哎呦,算到2015年得十年了。苗阜:呦呦呦呦呦呦呦呦。王声:你躲开躲开躲开,你可能踩电线上了。苗阜:踩哪儿电线上了。王声:什么嘴啊这是。苗阜:一转眼哪,Ten years过去了。(观众哄堂大笑)王声:怎么说着说着说一句河南话呢?苗阜:我哪说河南话了?王声:你刚才说那个。苗阜:Ten years儿。王声:这不是河南方言吗?苗阜:这是英格兰话这是,什么叫河南方言都出来了。王声:您说这个英格兰跟驻马店可能离得不远。(观众哄堂大笑)苗阜:多讨厌。王声:什么口音呢这是。苗阜:时光如歌,岁月如水,点点如涛,笔笔如刀,刀刀催人老。王声:这都谁教给你的词啊这是。苗阜:您看这十年了,您现在同学不聚会聚会吗?王声:我们每年一聚,尤其是2015年,十年要大聚,但是得等到夏天。苗阜:您看,我就等不及了。去年,大聚了一回,我看见我这朋友,我心情特别的激动。苦啦啦 苦啦啦的激动啊。王声:你这同学还都是变形金刚。(观众哄堂大笑)苗阜:什么变形金刚?王声:怎么还苦啦啦,苦啦啦动静呢?苗阜:心情特别激动,我拉着我们老大的手啊。王声:老大是谁啊?苗阜:我们老大呀。王声:黄瓜。(观众哄堂大笑)苗阜:我好长时间没见你了,黄瓜。王声:您等会儿您等会儿,要说这老大我还真明白,一般这个宿舍排序,我们宿舍就四个人。苗阜:对呀。王声:岁数最大那个叫老大。苗阜:老大。王声:关键你们老大这名字有点不太对劲。苗阜:外号。王声:这人外号名字叫黄瓜。苗阜:您不知道家里是农村的,条件不是太好,这将来呢也没有别的,一到学校又不愿意要人家的救助金。王声:不用助学金?苗阜:不用人家助学金,自己老父亲靠着家里那大棚。王声:种的是?苗阜:黄瓜。王声:蔬菜大棚。苗阜:每年空运过来,半个飞机呀,这黄瓜过来就够了。王声:不是,你等会儿。他靠怎么过来的黄瓜过日子?苗阜:飞机呀。王声:空运过来半飞机的黄瓜。苗阜:吃一吃嘛。王声:有这空运的钱,他就够吃饭的了知道吗。(观众哄堂大笑)苗阜:人家就是这种体贴,家里的代表。又看老二,老二也不错,香油啊,(观众哄堂大笑)好长时间没见你了香油。王声:等会儿等会儿等会儿,你们这二哥叫什么?苗阜:香油啊!王声:怎么叫这么个名字呢这。苗阜:他是搞艺术的,搞艺术的,特别喜欢搞的。我记得头一天来我们宿舍的时候,印象非常深刻。王声:他。苗阜:各位我想给大家表演一段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这个。王声:你这个英语就跟他学的吧。(观众哄堂大笑)苗阜:怎么跟他学的?王声:你看他这个口音。苗阜:乐器,表演哪,小提琴,嗒嗒嗒 嗒嗒嗒嗒嘀嗒嗒。王声:吉他,你眼睁睁看着他把小提琴吃了吧这是。(观众哄堂大笑)苗阜:怎么就吃了?王声:小提琴是这么来的吗?是这么来的呀(拉小提琴的姿势)。苗阜:是这么来的,嗒嗒嗒。王声:这是自杀这是。苗阜:怎么就自杀?王声:这样像话吗?苗阜:天天给我们拉这个,嗒嗒嗒 嘀嗒嗒嗒嘀嗒嗒。老三也来了。王声:老三。苗阜:老三也来了。王声:怎么样?苗阜:大蒜,(观众哄堂大笑)我就喜欢你这迷人的体香。王声:你等会儿 你等会儿 你等会儿。老大是黄瓜,老二是香油,老三是蒜,再加点白醋,你们够一盘菜呀。(数左手的五指)苗阜:你怎么知道我的外号呢?王声:你叫?苗阜:白醋。(观众鼓掌并哄堂大笑)苗阜:我们就是在一块玩耍。王声:你们四个合起来是一盘拍黄瓜。苗阜:那时候在一块玩耍开玩笑,我们宿舍专门找我们。王声:你等会儿 你等会儿,这老三怎么叫蒜呢,这名字也太怪了这个?苗阜:不爱洗澡,而且特别爱喝酒,咚咚咚就是一壶,咚咚咚就是一壶啊,全是酒味。你跟同学们在一块聚会多开心,大家在一起啊,在一起好好的喝上一场。王声:这好不容易见了面了,聚会聚会吧。苗阜:赶紧来,来点腰子,来点板筋,花毛都上来啊。(右手向前摆)王声:什么叫花毛啊苗阜:花生,毛豆拼一盘来。(观众哄堂大笑)摆好了。王声:苗老师,苗老师您等一下,同学这么多年没见在一块聚会聚会,都不找个有顶棚的地方待着吗?苗阜:我们就找那是的感觉,一块啊,两瓶啤酒,不醉不归 不醉不归。老三自己带的白酒,喝去吧。王声:他喝白的。苗阜:各位啊,老三的酒量太能喝了。去年啊,这不是喝去世了吗。(观众哄堂大笑)今年我们在一块儿好好聚会聚会。(王声拉着苗阜的胳膊看他)王声:(看着苗阜说)你可能刚才没有反应过来啊,我再帮您理一理,你们老三特别爱喝酒。苗阜:对王声:去年就已经去世了,今年你们聚会他又来了。(观众哄堂大笑,苗阜表情惊讶)你还跟他聊天了。苗阜:后来我不是也害怕了吗,可是老三他不走啊,他就搁儿跟我聊啊。王声:说什么呀这个?苗阜:我们全静卧也没办法呀。我说老二要不你拉一首,嗒嗒嗒 嘀嗒嘀嗒嘀嗒嗒。(观众哄堂大笑)王声:这不还没走,再把别的招来,这就不好了这个。苗阜:好家伙这是害怕呀。从傍晚聊到深夜,从深夜聊到快黎明,终于老三开口了。王声:说什么?苗阜:同学们,咱聊了一宿了,我也该到那边儿回去了。王声:这是过节过来看看你们。苗阜:我今天过来看看你们,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?王声:有什么要告诉他的吗?苗阜:老大说话了。王声:老大怎么说?苗阜:我很相信科学,可是你这个事儿,科学是解决不了了呀。王声:这叫什么话,这叫苗阜:老二,你给我说一句王声:想说什么?苗阜:嗒嗒嗒 嗒嗒拉。(观众哄堂大笑)王声:行行行,你可以不表达,苗阜:来吧。王声:老四,老兄弟,来一个。苗阜:白醋,你给我来一个,子曰:你也说聊斋。王声:(笑着说)别唱了(观众鼓掌哄堂大笑)(他们鞠躬退场)